萧焚渊

《七殺逆•助我成王》第一章


窗外暴风携带着雨滴猛烈地撞击着残破不堪的铁门,偶有几滴顺着缝隙偷偷而入,又似泯灭的流星倏然坠落,瞬与冰凉大地共存。这座傲立在风雨中的破旧厂房的门发出的嘎吱声像是地狱魔王在黑暗中发出了桀桀的笑声,不堪入耳。

“Please...Please...help me...”逆行长长的睫毛微微颤抖,被月光照耀着,在下眼袋处形成了一圈光影。被束缚的双手已经在挣扎中摩擦出血,因疼痛而分泌而出的咸湿的汗流过伤口让逆行痛得皱眉。被汗浸湿的发贴着逆行苍白的脸颊,屋内骤亮只因闪电在空中留下霸道的足迹,映得逆行的躯体虚弱无力。

逆行面前的大门突然被粗暴地踹开。那一瞬被门口车灯照耀来者身边四周而让来者的身影意外高大,希望来临的念头充斥着逆行的大脑,逆行开合着干涩的唇,不断地呢喃着圣经里的桥段,本无力垂着的眼皮也在此时被意志强撑开。

“救我...My god...”希望燃起。

又在下一秒破裂。

伤痛取而代之。

来者是殺鹰和七重。放荡不羁的表情在此时尤其适合这两人,只因将人沾满鲜血的双手,及其身上冷硬的夜行衣。脸上表情却是温柔带着慌张地看着身上满是伤口的逆行。

“Sweetheart...”七重面带不忍地稳步而上,站定在了虚弱无力的逆行面前,冷傲帝王的神情全然不在,他缓缓单膝跪下,长臂一伸把逆行捞进怀里,带有眷恋地蹭了蹭逆行的颈窝。殺鹰也在此时来到逆行身后,忍住将逆行抱在怀里的念头,沉稳地解开束缚着逆行双手的绳子,温柔地揉搓着逆行手腕紫黑的淤青。

逆行瞳孔涣散,一切的傲气在这时被恐惧击得破碎,荡然无存,“为什么...为什么你们..来得这么晚!!”

“抱歉..抱歉...”殺鹰和七重被逆行的反应吓坏了,只得搂着逆行不断地亲吻着逆行的额头,只得小心翼翼地抚摸着逆行布满伤口的背脊,只得伸出软舌舔去逆行脸上温热的泪痕。

殺鹰捧起逆行被打的血肉模糊的右手,心疼地抚摸。七重捏着逆行的下巴,吻上他干涩的唇,用湿热的舌将逆行的唇舔舐湿润。

逆行此时像是被柔软的沙发包容了疲劳的躯体,眼皮慢慢覆盖眼球,口舌间的掠夺不需要其他器官的加入。七重伸舌将逆行口中上齿舔过一圈,又带有惩罚性的咬了咬逆行此时红润的双唇,双舌纠缠,两人品尝到对方带着甜味的唾液更是不舍分开,额头相抵。逆行被两人间带着情欲的津液引诱地发狂,未被殺鹰执过的左手紧紧扣住七重后脑勺,企图加深这个吻,也想要占领主控权,却被七重高超的吻技吻得一度粗喘,仿若此时所身处的不是地狱而是供人欢愉的天堂。

殺鹰用左手将手中逆行的手放置在自个儿左肩,又轻轻地固定住。右手搂着逆行精瘦的腰身,俯身而下,将吻送在逆行带着淡淡血腥味的颈窝处,顺着人脖颈间精致的锁骨舔舐而下,想要将逆行身上的伤痛通过吻来传递到自己身上,替逆行承受这一切。

门外的大雨仿若已经不在,只余下一室情欲。

“抱歉,在你...和利益之间,我们选择...利益。”激吻中,沉于深情的逆行倏地听到了这样的一句话。

“所以,我们没有及时赶来。”

[TBC.]


如果有混blc的朋友的话,不要大意,这就是七重门×殺鹰堂×逆行者。